淮南市人民政府 无障碍浏览|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淮府复决〔2020〕7号

发布日期:2020-10-28 11:14    来源:市司法局    【字体:    阅读:

行政复议决定书

淮府复决〔2020〕7号

申  请  人:胡XX,男,汉族,19XX年XX月XX日出生,身份证号码XX。

住      所:淮南市大通区XX村XX组XX号。

被 申 请人:淮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张海涛,职务:主任。

住      所:淮南经济技术开发区振兴路1号。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于2020年3月27日作出的《关于对二号集聚区项目内胡XX户房屋的拆迁安置补偿决定书》,于2020年4月21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经审查,符合受理条件,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提交了书面答复及相关证据材料。行政复议期间,因本案情况复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2020年6月17日,本机关决定延期30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于2020年3月27日作出的《关于对二号集聚区项目内胡XX户房屋的拆迁安置补偿决定书》。

申请人称:2013年,申请人房屋被纳入朝阳东路2号集聚区林巷棚改项目征地拆迁范围。有关部门在没有与原告等村民达成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自2013年6月开始采取堵路、断电等方法逼迫村民搬离。2013年9月2日,原告的办公楼突然被进行拆除,由于没有事前通知,原告在其中繁育的300只信鸽(其中14只为有血统证的名贵种鸽,其余为该14只信鸽的后代)未来得及转移,在拆迁中全部丢失。由于损害事实已经发生,申请人只得被迫转而要求被申请人对损失进行补偿,由于申请人一直未能收到应得的办公楼、房屋添建物及地面附属物(包括前述信鸽)的拆迁补偿,便于2019年6月24日向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补偿职责(案号(2019)皖04行初47号),2019年10月14日,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书,判令申请人胜诉,要求被申请人履行安置补偿法定职责,被申请人此后并未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2020年3月27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出具的《关于对二号集聚区项目内胡XX户房屋的拆迁安置补偿决定书》,决定将给予申请人征迁补偿款109363元。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在作出该通知之前,并未与申请人进行沟通,更未对双方的争议焦点即信鸽的补偿标准问题向申请人进行了解,便直接向申请人作出了补偿决定,行政行为的作出过于草率,并未合理合规遵守人民法院判决中对“履行安置补偿法定职责”的要求。

在信鸽补偿方面,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300只信鸽共补偿1500元,这个补偿显然是过低的,甚至远低于申请人购买的优良种鸽单只价格。如前所述,申请人的鸽子是在相关部门违法强拆时丢失的,并未经过正常的征收补偿程序。如果按照“先补偿后拆迁”的正常程序,申请人会在事先得知补偿数目,即使被申请人依然只愿意给予1500元,申请人在对价款不满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自行卖出信鸽,获得的价款显然无论如何都将大于1500元。但在相关部门违法强拆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却失去了这种选择上的自由,最终形成了申请人的物权受到违法侵犯后,形成的损失却要由申请人自己承担,违法强拆的相关部门却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的不公平现状。

在房屋补偿方面,申请人依据淮府〔2009〕61号文,对于申请人2187.84平方米的房屋不予任何补偿,但申请人通过查询得知,淮府〔2009〕61号文实为《关于印发淮南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安置办法的通知》,附件为《淮南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安置办法》,显然该办法针对的对象为“产权调换”,与申请人的情况并不相同,其中的条文并不能适用于本案。事实上,申请人同村已领取补偿的村民并未因房屋建于2004年后就不受任何补偿。

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在申请人作为原告在(2019)皖04行初47号胜诉后,被申请人曾指令下属机构淮南经济技术开发区征地拆迁指挥部向申请人发出通知,列明其本案涉及部分的补偿款为1323011.65元。当时,申请人提出三个形式上的问题:原审被告即淮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应以自己的名义作出补偿决定,而不能通过其下属内设机构进行通知;被申请人应列明具体补偿明细;被申请人应作出正式的补偿决定书。令申请人意外的是,最终接到的形式完善后的补偿决定书竟将补偿款大幅削减高达90%。

被申请人答复称:按照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9)皖04行初47号,判令我开发区对胡XX履行安置补偿的职责。应市中院的要求,我区对胡XX下达了《关于对二号集聚区项目内胡XX户房屋的拆迁安置补偿决定书》。

因被征收人2006年登记有“胡XX19-1淮南市大通区XX厂”,并在2006年8月28日与朝阳东路延伸段征地拆迁工作组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产权调换安置了一套80平方米的安置房。2013年8月28日XX镇拆迁工作人员杨X、杨X、张X、汪XX等人在二号集聚区项目XX村丈量胡XX的房屋,丈量登记号为A-13-8-28-1,面积为2306.34平方米。因被征收人在04年宅基地及地上建筑物、构筑物登记表,序号2-292,登记有一处(7.5*7.9*2)平方米的砖混楼房,此房位于2013年的房屋丈量登记表中,故按楼房最高补偿标准700元每平米计算,合计7.5*7.9*2*700=82950元;另其他屋内外添建物、附着物补偿金额为24913元。

鸽子的补偿问题。根据XX镇〔2015〕第十期会议纪要第五项,“鸡鸭等家禽参照信鸽5元/只”。XX镇登记丈量表上记录为“鸽,300支”,补偿金额为300*5=1500元。XX镇并未提及是信鸽,且并未有任何证明胡XX的鸽子在因XX镇实施的拆迁而灭失。故胡XX提出的鸽子补偿方式和金额我们不予认可。

新建房屋问题。根据淮府〔2009〕61号文,其中“九、相关责任,……对2004年度《淮南市农村宅基地及地上建筑物、构筑物普查登记》后未经批准新建房屋,一律不予补偿安置……”。因此我们严格按照文件执行,对于登记的A-13-8-28-1处房屋,按04年普查底表上登记的楼房面积118.5平方米予以补偿,其余2187.84平方米房屋不予补偿。综上,胡XX户征迁补偿款为109363元。

本机关经书面审理查明:2013年8月28日,淮南市大通区XX镇人民政府拆除了胡XX位于XX村的房屋和附着物,且对房屋、房屋添建物及地面附着物登记造册(A-8-28-1拆迁登记表)。因双方未能达成拆迁安置补偿协议,胡XX于2019年6月24日起诉至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14日作出(2019)皖04行初47号行政判决,判令淮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对胡XX履行安置补偿的法定职责。

淮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根据《关于公布淮南市征收集体土地上附着物拆迁和青苗补偿标准的通知》(淮府办〔2011〕7号)等规定,于2020年3月27日作出《关于对二号集聚区项目内胡XX户房屋的拆迁安置补偿决定书》,对添建物、附着物补偿24913元;对300只鸽子,根据XX镇〔2015〕第十期会议纪要第五项,“鸡鸭等家禽参照信鸽5元/只”,补偿1500元;对A-8-28-1拆迁登记表登记的房屋面积2306.34平方米,结合2004年胡XX《宅基地及地上建筑物、构筑物登记表》(序号2-292)中登记有一处(7.5*7.9*2)平方米的砖混楼房,根据《关于印发淮南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安置办法的通知》(淮府〔2009〕61号)“九、相关责任,……对2004年度《淮南市农村宅基地及地上建筑物、构筑物普查登记》后未经批准新建房屋,一律不予补偿安置……”,对该房屋补偿(7.5*7.9*2)平方米*700元/平方米=82950元。以上合计109363元。

本机关认为:被申请人于2020年3月27日作出的《关于对二号集聚区项目内胡XX户房屋的拆迁安置补偿决定书》,仅对2004年胡XX《宅基地及地上建筑物、构筑物登记表》(序号2-292)载明的一层平房和二层楼房、《拆迁补偿明细表》载明的屋内外添建物、附着物及300只信鸽补偿共计109363元,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本机关决定:撤销淮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于2020年3月27日作出的《关于对二号集聚区项目内胡XX户房屋的拆迁安置补偿决定书》,责令被申请人于本复议决定生效后60日内依法重新作出安置补偿决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以自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20年7月13日

(责任编辑: 新闻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