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淮行复〔2023〕13号

发布日期:2023-08-02 16:46    来源:市司法局    字体【     阅读:

行政复议决定书

淮行复〔2023〕13号

申  请  人:凤台县XX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加油站,统一社会信用代码X。

住      所:淮南市凤台县城关镇农水路。

被 申 请人:淮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住      所:淮南市田家庵区陈洞南路21号金海大厦。

第  三  人:牛XX,女,汉族,19XX年X月X日出生,身份证号码X。

第  三  人:詹X,男,汉族,19XX年X月X日出生,身份证号码X。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于2023年3月9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经审查,符合受理条件,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提交了书面答复及证据材料。第三人未提交有关情况说明。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淮南认定2022000890)。

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超越、滥用职权进行审查。(一)被申请人超越职权进行了工伤认定。首先,申请人住所地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城关镇农水路,隶属于凤台县。其次,依据《安徽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四条规定,凤台县人民政府应当负责行政区域内的工伤工作,而不是淮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因此,被申请人超越其职权,超越了管辖范围作出工伤认定。(二)被申请人滥用职权进行工伤认定。首先,凤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明确詹XX与申请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且裁决时间为2022年8月5日。第三人在收到裁决书后,于2022年9月2日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即在第三人申请工伤时,该份裁决已经生效。其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条规定,凤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即已明确确定詹XX与申请人不存在劳动关系。在没有推翻该份裁决书的情况下,是不能认定存在劳动关系的。因此,被申请人违背法律规定,滥用职权,恶意认定工伤,给申请人造成负担。

二、被申请人认定事实错误,没有任何证据予以佐证。(一)工伤认定书载明:“詹XX受到事故伤害”错误。詹XX系心源性疾病猝死,而非受到事故伤害造成的死亡,《接诊单》与《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对这一事实予以了佐证。故此,工伤认定书载明的詹XX受到事故伤害错误。(二)工伤认定书用工单位一栏载明:用工单位系申请人错误。詹XX不是申请人单位职工。詹XX系受李XX雇佣,工资由李XX妻子以微信方式支付,詹XX与申请人之间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监督与被监督、指挥与被指挥的隶属关系。同时,凤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确认了詹XX不是申请人单位职工。故此,被申请人认为詹XX用工主体是申请人错误。

三、被申请人适用依据错误,即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

四条第(一)项规定认定工伤错误。首先,工伤保险条例十四条第一款的适用有一个前提,即劳动者需具备单位职工的身份,在不具备身份的前提下,是不能认定工伤的。其次,詹XX不是因为工作原因受到的事故伤害。詹XX本身患有高血压病史,加之常年饮酒,身体情况差。事故发生当日詹XX过量饮酒,系诱发心源性猝死的根源,与工作无关。最后,詹XX猝死的时间不在工作期间。詹XX的工作时间为19点到早上7点,而詹XX猝死则是在19点之前。因此,詹XX不是在工作时间死亡。故此,詹XX不是申请人的职工,不在工作时间内,非因工作原因受到的伤害,完全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情形,被申请人适用依据错误。

四、被申请人违反法定程序作出认定。(一)被申请人免除第三人举证证明詹XX与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错误。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工伤认定办法》第六条,《安徽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五条的规定,本案第三人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时,应当提交詹XX与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但本案第三人申请工伤的时间为2022年9月2日,第三人提起的劳动仲裁是于2022年8月5日裁决詹XX与申请人不存在劳动关系。被申请人无视证据致使错误认定。(二)被申请人剥夺申请人陈述答辩的权利违法。被申请人受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后,没有向申请人有效送达材料,没有给予申请人陈述答辩的权利。依据《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七条,《安徽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七条的规定,被申请人无视了申请人的举证抗辩权利,直接作出了认定工伤的决定,违背了法律规定。(三)被申请人违背法律规定,没有依法送达。首先,在被申请人受理工伤申请后,没有及时将申请材料送达给申请人。在作出工伤认定后,被申请人也没有合法地向申请人进行送达。其次,依据《工伤认定办法》二十二条规定,被申请人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履行送达。《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八、八十九、九十五条规定,被申请人进行公告送达错误。申请人有明确的住址,而被申请人采取公告送达,明显违法。由此也反推出被申请人在受理工伤申请后,没有有效地向申请人送达相关材料。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是在事实认定错误,超越职权、适用法律错误、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况下作出的。被申请人这种滥用职权认定工伤的做法已经给申请人企业带来了损失,无形中造成了国有资产损失。故申请人特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恳求依法查清事实,纠正法律适用错误,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

被申请人称:2022年9月2日,詹X到被申请人单位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詹X在工伤认定申请中陈诉其父亲詹XX于2022年5月15日在凤台县XX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加油站(现更名:凤台县XX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加油站,以下简称XX加油站)工作时突然晕倒,由120救护车紧急送往凤台县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并提交了詹X的身份证复印件、死者詹XX的身份证复印件、父子关系证明、凤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2022)凤劳人仲案字第15号)、企业注册信息、凤台县人民医院急救中心接诊单、死亡医学证明。因材料不足,被申请人于当日向詹X送达补正通知,詹X收到补正通知书后于2022年9月16日提交了补正材料,系XX加油站与李XX签订的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书。2022年9月30日,被申请人予以受理(淮工受字2022第305号);同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邮寄送达了《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淮工伤证2022第304号),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向被申请人单位提交了举证材料,举证材料中含XX加油站营业执照、法人身份证复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凤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2022)凤劳人仲案字第15号);因被申请人部门工作人员需要外出培训学习,根据《工伤认定办法》第十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进行调查核实,应当由两名以上工作人员共同进行,并出示执行公务的证件,2022年11月10日,被申请人中止了詹XX的工伤认定案件审理,并将工伤认定案件中止通知书分别送达至詹X及申请人;2022年12月15日,被申请人部门工作人员外出培训结束后,被申请人恢复詹XX的工伤案件审理,并于当日前往申请人处进行调查核实,因在申请人处未找到法人签收恢复审理通知书,申请人处无人签收,故被申请人将工伤认定案件恢复审理通知书分别寄送詹X及申请人,申请人拒收,寄件返单显示电话无人接听,地址查无此人;2022年12月20日,被申请人对詹XX作出工伤认定决定,认定其为工伤(淮南认定2022000890),将认定工伤决定书分别寄送给詹X及申请人,申请人再次拒收,寄件返单显示电话不接,地址查无此人;2023年1月5日,被申请人再次将恢复审理通知书和认定工伤决定书一并寄送给申请人,申请人再次拒收,寄件返单显示无人接,地址不详;2023年1月13日,被申请人通过公告送达的方式向申请人送达詹XX的认定工伤决定书(淮南认定2022000890)。被申请人通过核对认定工伤决定书(淮南认定2022000890),在适用法律条款上存在笔误,被申请人于2023年3月14日对该份决定书予以补正并邮寄送达给詹X和申请人。

被申请人查明,詹XX未参加工伤保险。申请人于2013年6月27日、2016年11月3日、2021年3月1日相继与李XX签订了两份租赁合同和一份补充协议,约定申请人不参与加油站的经营、管理等事宜,每年收取合同约定的租赁费用13万元,加油站由李XX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加油站的工人也由李XX招用及管理,李XX本人无营业执照,使用申请人的营业执照对外经营。2020年,詹XX经人介绍进入李XX经营的加油站工作,詹XX的工作受李XX的管理和安排,工资由李XX的妻子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詹XX只上夜班,工作时间为晚上7点至次日早晨7点,隔一天上一次班。2021年下半年,因詹XX家属生病,詹XX离开加油站回家照顾其家属。2022年1月其家属去世,詹XX于2022年3月联系李XX后重新回到加油站继续工作。2022年5月15日,詹XX晚上6时40分骑电动车到加油站上班,6时50分左右在给顾客加油时突然晕倒,李XX联系救护车紧急送往凤台县人民医院,詹XX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2022年9月2日,詹X至被申请人处申请工伤认定,认为詹XX所受的事故伤害,应由申请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被申请人认为,根据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此条款所明确的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承担赔偿责任后,有权向相关组织、单位和个人追偿。该条规定从有利于保护职工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对《工伤保险条例》将劳动关系作为工伤认定前提的一般规定作出了补充,即当存在违法转包、分包的情形时,用工单位承担职工的工伤保险责任不以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根据上述规定,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职工发生工伤事故时,应由违法转包、分包的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本案中,申请人将XX加油站转给没有营业执照的李XX个人,李XX雇佣詹XX在加油站工作,詹XX受李XX的管理和安排,詹X及申请人提交的两份租赁合同和一份补充协议,均能证明申请人将XX加油站租赁给没有营业资质的李XX个人,申请人应承担用工主体责任。申请人承担赔偿责任后,有权向李XX个人追偿。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詹XX工作的时间是晚上7点至次日早晨7点,发生事故的时间为当天晚上6时50分,詹XX在6时40分就已经到达加油站进行交班,突发晕倒时正在进行加油作业,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符合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詹XX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符合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应当视同为工伤。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淮南认定2022000890)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淮南认定2022000890)。

在申请人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后,被申请人于2023年3月15

日向申请人和詹X邮寄《认定工伤补正通知书》,申请人发表补充意见如下:(一)被申请人无权在申请人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后进行工伤认定的补正。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律没有授予被申请人在申请人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后依然可以作出工伤认定补正的权利。被申请人在认定工伤时应当适用的《工伤保险条例》、《工伤认定办法》、《安徽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中,都没有授权被申请人有补正的权利。被申请人在补正通知书中所称“笔误”没有道理,《认定工伤决定书》中的认定意见仅用简短的一句话,而短短一句话中唯一引用的法条竟然出现了错误,给申请人带来了极大损害。(二)即使按照被申请人补正后的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被申请人作出视同为工伤的认定也是错误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1、詹XX非申请人单位职工。詹XX受李XX雇佣,工资由李XX妻子以微信方式支付,詹XX与申请人之间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监督与被监督、指挥与被指挥的隶属关系。同时,凤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确认了詹XX不是申请人单位职工。因此,詹XX不是申请人单位职工。2、詹XX非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詹XX的工作时间为19点至第二日早上7点,而詹XX突发疾病的时间是在19点之前。因此,詹XX不是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3、詹XX受到的事故伤害与申请人无关。詹XX本身患有高血压病史,加之常年饮酒,身体状况本来就差。事故当日詹XX过量饮酒,系诱发心源性猝死的根源,与申请人无关。因此,詹XX的死亡不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认定为视同工伤。综上所述,被申请人试图用“笔误”掩盖其没有尽责的事实,其无权在申请人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后进行工伤认定的补正,并且即使按照被申请人补正后的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被申请人作出视同为工伤的认定也是错误的。申请人恳请依法查清事实,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

本机关经审理查明:2013年6月27日、2016年11月3日、2021年3月1日,申请人与李XX先后签订了《加油站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书》,约定申请人将案涉加油站承包给李XX经营,申请人提供加油站正常经营所需的各项证件,李XX支付承包租金,承包期至2026年12月31日止。2022年3月,詹XX到案涉加油站工作,根据李XX的管理和安排负责加油工作,工作时间为晚上7点至次日早晨7点,隔一天上一次班,工资由李XX方支付。2022年5月15日18时40分,詹XX到加油站上班,18时50分左右在加油时突然晕倒,送医后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安徽省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NO.220297182)载明其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詹XX的儿子詹X、詹XX的母亲牛美芳向凤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请求确认詹XX与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2022年8月5日,凤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作出《仲裁裁决书》((2022)凤劳人仲案字第15号),裁决驳回仲裁请求。

2022年9月2日,詹X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申请人于当日向詹X送达《工伤认定补正材料告知书》(淮工伤补告字(2022)第101号)。2022年9月16日,詹X提交补正材料。2022年9月30日,被申请人向詹X送达《受理通知书》(淮工受字2022第305号),向申请人邮寄送达《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淮工伤证2022第304号)、《工伤认定申请表》(詹XX),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向被申请人提交了证据材料。2022年11月10日,被申请人作出《工伤认定案件中止通知书》(淮工中字(2022)304号),并于2022年11月12日向詹X及申请人邮寄送达。2022年12月15日,被申请人作出《工伤认定案件恢复审理通知书》,并于2022年12月21日向詹X送达,2022年12月20日向申请人邮寄送达未果。2022年12月20日,被申请人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淮南认定2022000890),认定用工单位为申请人,受伤害经过为“在加油站工作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诊断结论为“猝死”,认定意见为“詹XX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予以认定为工伤”。2023年1月5日,被申请人向詹X邮寄送达该认定工伤决定书。因向申请人多次邮寄送达未果,被申请人于2023年1月13日向申请人公告送达该认定工伤决定书。

2023年3月9日,申请人不服该认定工伤决定,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行政复议期间,被申请人核对案涉认定工伤决定书,发现存在笔误,遂于2023年3月14日作出《认定工伤补正通知书》,补正“詹XX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予以视同为工伤”,2023年3月15日向申请人、詹X邮寄送达。

以上事实有工伤认定申请表、工伤认定补正材料告知书、受理通知书、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工伤认定案件中止通知书、工伤认定案件恢复审理通知书、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工伤补正通知书、送达回执、挂网公告照片、仲裁裁决书、加油站租赁合同、补充协议书、微信转账记录、安徽省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调查笔录等证据为证。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淮南认定2022000890)是否合法。

本机关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被申请人作为淮南市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具有工伤认定法定职权。对于申请人提出被申请人超越职权进行工伤认定的主张,本机关不予支持。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邮寄送达《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申请人提供相关证据材料,但未提供证据证明詹XX醉酒。被申请人多次向申请人邮寄送达《认定工伤决定书》未果,依法进行公告送达。对于申请人提出被申请人剥夺其陈述答辩权、未依法送达以及詹XX醉酒的主张,本机关不予支持。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人社部发〔2013〕34号)规定“七、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本案中,申请人将加油站违法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李XX经营,李XX招用的詹XX在加油工作时突发疾病于当日经抢救无效死亡,符合视同工伤之规定,申请人应当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行政复议期间,被申请人已对视同工伤的法律条款表述错误作出补正。对于申请人提出被申请人认定事实错误、法律适用错误的主张,本机关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及《认定工伤补正通知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淮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22年12月20日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淮南认定2022000890)及2023年3月14日作出《认定工伤补正通知书》。

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23年4月17日

(责任编辑: 新闻中心 )